传统经济学将经济看作一个均衡系统,想碗里的玻璃球一样,倾斜碗壁,玻璃球会开始滚动,但最终玻璃球会找到一个均衡点静止下来。典型的传统经济学理论是供需平衡模型:供大于求,则价格降低,抑制供给,刺激消费;供不应求,则价格增加,抑制消费,刺激供给,最终在市场的作用下,则会达到供需平衡。

几年前我读到《The Origin of Financial Crises》,认识到金融系统内在的不稳定性,明白危机时的政府干预为什么是必要的。最近在读的《财富的起源》(《The Origin of Wealth》)进一步加深了我对经济的认识:经济是一个动态的复杂系统,将其当做均衡系统来研究是过度简化,导致现有理论无法解释经济现实。比如其中的经济人假设,过分理想化,与现实并不相符,已经受到越来越多领域最新研究进展的挑战。

经济人(Economic man),又称作“经济人假设”,即假定人思考和行为都是目标理性的,唯一地试图获得的经济好处就是物质性补偿的最大化。

作为复杂系统的复杂经济学认为:经济是一个进化系统。就像哲学家丹尼尔·丹尼特所说的:达尔文主义是一种知识层面的“宇宙酸”(腐蚀一切传统观念),它会把几乎所有的传统观念都腐蚀掉,在其身后留下一个革命化的世界观。而在经济学中,我们也看到这种“宇宙酸”的踪迹。

《自私的基因》的作者理查德·道金斯将自然选择比作盲眼钟表匠,可以遵循简单规则创造出人类如此精巧复杂的生物。人类作为演化的产物,人类社会的一部分,经济,则不能不遵循演化的法则,而进化的视角将带给我们对经济现象全新的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