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周之变笔记
2 min read

殷周之变笔记

《从殷周之变到周秦之变——论中国古代社会基本结构的形成》解答了我心中的疑惑:中国和西方究竟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不一样?摘录如下:

“跨海迁移的一个显著特点是不同种族体系的大混合,因为必须抛弃的第一个社会组织是原始社会里的血缘关系。 ...... 跨海迁移的另一个显著特点是原始社会制度的萎缩。”

“迄今为止,一切进步性社会的运动 ,都是一场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

“商鞍的‘什伍之制’还伴随有户籍制度,‘四境之内,丈夫女子皆有名于上。生者著,死者削’。 (《商君书 · 境内) 。 这样全民都被固定在这一无形的网络结构内。”

“法家以政治身份制代替血缘身份制并不具有从身份到契约那种人类文明史意义上的进步性。”

“正如野蛮的斯巴达人摧毁了高度文明的雅典城邦,后来亚历山大的帝国又否定了作为西方文化之根的希腊文明,秦国扫平了齐楚燕韩赵魏六国,建立了秦帝国。”

“我们可以说秦朝立郡县之后,中国古代社会的基本结构变成了国家(state)系统 与社会(society)系统二元矛盾对立的模式,既不同于两周以家为基础的家国合一模式,也不同于秦国那种以国家统摄社会的模式。”

“汉朝的皇帝将法家在秦国这个游牧部落基础上建立起来的、 以王室为轴心的法制政体(黄宗羲指出‘所谓法者,一家之法而非天下之法’)承继下来,使国家与社会二元分立的结构模式延续了二千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