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yexi

痛苦是修行的一部分

去年和今年的春节假期我各参加了一次十日内观课程

内观是印度最古老的身心训练方法之一。开始是借着观察自然的呼吸来提升专注力,接着练习如实观察你的身体感受来了解自身身心不断变化的本质,以发展出提高个人素质和增进生活和谐的方法。

课程中要守戒、保持静默和遵守严苛的作息时间,而且从第四天晚上开始每天早中晚各要坚持1小时坚定的禅坐,不准改变手脚的姿势😱。

第一次内观:痛苦是修行的一部分

不知是否是因为膝盖受过伤,打坐时腿部的痛感十分强烈,难以忍受,而旁边的师兄似乎纹丝不动。向老师请益,老师说:需要一段时间让身体适应。

坚持几天后,疼痛丝毫不变,而课程时间已过大半,我不禁苦恼:难得拨出时间来上课,但在这里除了痛苦还是痛苦,难道我来这里是受苦的吗?某天晚上的开示中,葛印卡老师说如果太痛可以改变姿势,我便坦然不再强求,疼痛时便更换坐姿休息。

到了第十天,终于可以说话了,大家开始分享自己课程中的经历。隔壁有一位师兄很让我佩服,从没见他改变坐姿,问他是如何做到的,他说:开始也很痛,坐不住,但我脾气拧,气自己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到,咬牙坚持,后来慢慢就没那么痛了。接着他又讲了自己静坐时的一些体验,比我收益很多。这时我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我不该逃避痛苦,应该迎面直上,因为痛苦是这个修行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带着遗憾,第一次课程结束了,我心想一定要再来一次,达到师兄那样的境界。

第二次内观:痛苦的层次

刚开始,我便有意识地去练习坚定的禅坐,还是痛得要动,我不禁担心:到第四天怎么办呢?向老师请益,老师说:先做好观呼吸,如果到时候会痛,到时候再说。我便不再执着。

到第四天晚上,第一次坚定的禅坐开始了。以膝盖为中心,双腿的很大的一部分都在痛,巨大的疼痛感像波浪一样冲刷过我的身体,我咬牙坚持不动。在这连绵的痛苦中,慢慢地,意识像一个焰火一样,离开身体向上冲,疼痛像火药,四周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远,我最后在云霄之间停住,疼痛已然消弭。原来这就是那位师兄的体验,而不知过了多久,意识跌回身体,疼痛重新苏醒活动。下课的钟声遥遥无期,现在是什么时候呢,我还要坚持多久呢?十秒,二十秒,一分钟,煎熬之中我忍不住活动肢体放松。

第一次一小时禅坐让我很受鼓舞,然而这样的经历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到了第五天,疼痛的感觉变了,从整块整块地、石头一般的痛,变成了裂缝一般尖锐的痛。对,疼痛是有层次感的!而我希望重新体验的那种灵魂飞升般的体验的愿望也破灭了。依然不时痛得需要放松肢体休息,我尽量减少每节课休息的次数。疼痛从膝盖转移到大腿,最后似乎已经消失,剩下一种让人厌烦的不适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