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s Trading

期权小白法则:做空波动率

5月12日早上,比特币万众瞩目的第三次减半在凌晨4点钟左右结束了。 因为不确定减半后市场的走势,我已经提前平仓静观其变了。早上起床以后,发现一切风平浪静,币价此刻在8600左右,但隐含波动率仍然维持在100%以上的高位。减半前隐含波动率过高是因为市场对后市的不确定,现在已经尘埃落定了,隐波必然回归。想到这里,这不就是一个做空波动率的机会吗? 这是今天(5月28日晚)Deribit的期权报价,比特币价格在9400,可以看到隐波在70%~80%。 因为减半落地后币价下跌,我决定通过卖购来做空波动率,于是梯度卖出合约BTC-12MAY20-9125-C、BTC-15MAY20-9250-C、BTC-15MAY20-9500-C、BTC-15MAY20-9750-C,隐含波动率都在100%左右。到了下午BTC-15MAY20-9750-C的隐波下降了10个点,已经收到了过半的期权费,于是我平仓了这个合约,继续等待其他合约的隐波下降。到了第二天,

  • Dongdong Wang
    Dongdong Wang
2 min read
Options Trading

期权小白法则:小心行情逆转

话说上月底,我打开OKEX,打算平仓剩下的期权合约,赫然发现某合约亏损500%,吓得我一身冷汗。因为最近正打算转到Deribit做交易,好几天没看OKEX的持仓了,都忘了自己还有几十张卖购的义务仓BTCUSD-20200501-7750-C。而4月29号、30号已经连续大涨2天了,30号收盘价8700多。 明天就要到期了,价格会回落吗,还是继续猛涨?我已经慌了。不能继续拿了,只能根据市价斩仓。结束后打扫战场,发现自己已经成功把之前卖沽的盈利全部亏掉了。 当初之所以会卖这张合约的购,是因为价格一直在7000到7500的区间震荡,波动率低,感觉十分安全。 以后怎么做: 1、不要裸卖,用熊市价差做保护。 2、在这种震荡上行的行情,少做卖购的危险操作。

  • Dongdong Wang
    Dongdong Wang
1 min read
Options Trading

期权小白法则:看准下大注

4月21号,美油期货暴跌,史上首次变为负值[1],标普指数下跌3%,追踪恐慌指数的VXX继周一跳涨9%以后,再次上涨8%。 VXX在3月18日达到疫情以来的最高点69,之后一路下滑到4月14号的37,最近一周的上涨应该是暂时的。想到这里,我便买入了一个月后的看跌期权20200522 47.0 PUT。由于之前有几次看走眼了,所以这次只用了一小部分资金。果不其然,之后VXX一路下跌,到一周后的今天累计下跌17%,此时我平仓获利70%,同时我心里也有点遗憾,为什么当初没有多投点钱呢。反思后有这2点原因:1、对自己的观点不自信,为了容错留了一些余地;2、港股打新占用了一部分资金。 研究标的,了解美股市场,积累经验,

  • Dongdong Wang
    Dongdong Wang
1 min read
Options Trading

期权小白法则:适应过山车行情

3月26号,标普500大涨5%,看来最坏的日子就要过去,可以做多美股了。因为最近在OKEX卖沽做得不错,所以我决定这次也尝试卖沽。可惜SPY(标普500指数ETF)太贵了,需要一大笔的保证金,卖不起,于是选了JETS这个航空ETF。当天JETS的开盘逼近17美元,我选了JETS200417P16000这个合约,4月17号到期,行权价16美元。然而,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回头看JETS的K线,26号是一个短期的高点,之后持续下跌。第二天开盘跌了7%,我开市前就收到了券商的“预警”提醒: 當前您的賬戶為“預警”狀態,請預先存入--HKD以上的等值貨幣至賬戶內,確保賬戶不會到達“危險”狀態。當賬戶變為“

  • Dongdong Wang
    Dongdong Wang
2 min read
Options Trading

期权小白法则:及时止盈

3月12号,美股大跌,期间触发熔断,暂停交易15分钟,VIX恐慌指数飙升。节后A股虽然也由于疫情暴跌,但之后快速反弹,所以我猜想美股的恐慌也是暂时的,于是买入追踪VIX指数的VXX的认沽期权VXX200417P45000。 VIX指数是芝加哥期权交易所市场波动率指数的交易代码,常见于衡量标准普尔500指数期权的隐含波动性。通常被称为“恐慌指数”或“恐慌指标”,它是了解市场对未来30天市场波动性预期的一种衡量方法。[1] 果不其然,3月13号,美股大涨,3大指数均录得9%以上的涨幅。我买的认沽期权涨了20%,心中暗喜:拿着继续涨吧。然而这就是噩梦的开始,明显美国的肺炎疫情和中国不一样,暴跌并未就此为止,3月16号周一,美股继续暴跌、熔断,而手里的认购期权直接腰斩,到口的鸭子就这么飞走了。

  • Dongdong Wang
    Dongdong Wang
2 min read